“我们希望去打破人们看残障人士的刻板印象

  中新网上海8月18日电(郑莹莹)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用手机拍照是一件简单的事,取景、按下,一张照片便存储在手机相册里。但对于视觉障碍者来说,摄影似乎是件不可能的事。

  非视觉摄影师蔡聪是一个挑战“不可能”的勇者。在16日至18日于上海举行的一个影像展上,蔡聪分享了他的非视觉摄影故事。

  他说,这些年面临了很多“不可能”“不可以”,直到前几年接触到非视觉摄影,用视觉之外的感官来拍照,才明白人生有可能是可以的。

  有人说,看不见怎么拍照?蔡聪答,“看不见才是我的技巧,看不见外界,让我更专注内心。”

  此次影像展上,有蔡聪的作品——《了不起的盲人朋友们》。镜头下视障人群的生活瞬间中,有一张是他的妻子——肖佳。肖佳是一位用触觉来化妆的视障化妆师,照片里,她正对着镜头满脸笑容地化妆。

  蔡聪说,其实摄影的初衷是“心动瞬间”,自拍也好,给饭菜“消毒”也罢,拍照的瞬间是有感而发。对他而言,摄影是珍贵的体验,开始非视觉摄影正是回归初衷,在拍的时候捕捉心动的瞬间。

  作品《了不起的盲人朋友们》中,一位了不起的盲人环球旅行家,唯一做不到的事,就是乖乖呆在家里。郑莹莹 摄

  在蔡聪的作品《了不起的盲人朋友们》中,有盲人环球旅行家、有盲人钢琴调音师,还有盲人长跑者、盲人手机培训师等等。

  蔡聪说,盲人最大的问题是:因为你看不见,所以大家不相信你(能做一些事),不允许你去犯错,“我们希望去打破人们看残障人士的刻板印象。”

  摄影有赖于视觉,但不局限于视觉。蔡聪说,视障人群虽然失去了视力,但并没有失去感知这个世界的能力,“只是我们看待世界的方式不同而已,手机镜头,就是我们的眼睛,拿起它的那一刻,我们又多了一个表达、创作和记录生活里珍贵瞬间的窗口。”

  这几年智能手机的出现,让“蔡聪们”可以更好地突破以往的不可能。蔡聪说,这些智能手机的出现,对于普通人来说是更方便,而对视力障碍者来说,是从0到1的突破。

  在分享中,蔡聪引导人们用眼罩蒙住双眼,然后用智能手机捕捉想拍摄的画面,以体验非视觉摄影。有参与者说,我们理所当然地睁眼看世界,殊不知“看见”本身是种幸运;而这个特殊群体“突破不可能,变成可能”的人生态度,bet36体育投注更值得人们学习。(完)